[ 設為首頁 ] [ 加入收藏 ] 簡體 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廉政聚焦 > 警示教育 正文
 
心太貪 既想當官又想發財
——浙江省臺州市原副市長陳纔傑嚴重違紀案件剖析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日期: 2017-12-28 10:12 [打印]

陳纔傑一方面想乾事,一方面想賺錢。2010年6月至11月,陳纔傑先後向商人王某借款共950萬元用於購買房產,並在購買第二套房產資金不足時,與王某商定,又將借款中的120萬元以2.5分的月利率『反借』給王某,以所得利息支付按揭貸款。

2016年,陳纔傑的弟弟陳纔強因涉黑被懲處。老父母邊流淚邊拉著陳纔傑的手說:『我們老了,你弟弟的兩個孩子就交給你了。』陳纔傑泣不成聲地點頭答應。如今,他自己也身陷囹圄。

在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進程中,陳纔傑案是浙江省監委的首例留置案;同時,陳纔傑也是試點工作開展以來,該省查處的首名省管乾部。

11月8日,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臺州市原副市長陳纔傑受賄案,判處其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對其所得贓款予以追繳。宣判後,陳纔傑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這一天,陳纔傑44歲。曾經躊躇滿志、意氣風發的勁頭,早已褪盡。此時,他面頰瘦削、神情黯然。『這正是自己乾事業的黃金時期,可以好好為黨和人民作點貢獻,可由於自己的過錯,反而給組織帶來了負面影響。』他在懺悔書中寫道。

在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進程中,陳纔傑案是該省監委的首例留置案;陳纔傑則是試點工作開展以來,該省查處的首名省管乾部。

『說心裡話,一方面我想乾事,一方面也挺想賺錢』

2015年7月7日,陳纔傑被提拔擔任臺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祝賀的人裡,自然少不了老友王某。10多年前,還在團市委工作的陳纔傑,就與商人王某結識。隨著了解的深入,眼中這名『溫文儒雅、很講義氣』的人,成了他無話不談的好友。每周,兩人總有兩到三次一同喝茶聊天。

置身於市場經濟氛圍濃厚的臺州,目睹著企業家物質優裕的生活,賺錢的念頭在陳纔傑心中萌生。『說心裡話,一方面想乾事,一方面也想賺錢。』膨脹的私欲,讓他一步步墮落。

『在利益面前,我淡忘了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根本要求,放松了政治理論的學習,放松了對主觀世界的改造提昇,沒有抵制住歪風邪氣的不良影響。』陳纔傑說。

王某自然對陳纔傑的心理變化了如指掌。在他眼中,陳纔傑絕不僅是個聊得來的朋友,更是個政壇『潛力股』,便決心要好好『投資』『放長線釣大魚』。

2008年,王某第一次向時任臨海市常務副市長的陳纔傑釋放了『善意』,邀請他投資入股自己的船廠。陳纔傑心動了,但出於規避心態,他借用弟弟陳纔強的名義入股。

就這樣,因信仰缺失、忘卻初心,曾立志清廉為民的陳纔傑,開始熱衷於追求金錢利益。

2009年9月,陳纔傑出任路橋區代區長。王某非常高興,大感自己在路橋的生意有了『靠山』,於是更頻繁地與陳纔傑接觸。很快,在他提議下,陳纔傑向他人借款200萬元入股王某的某公司,並由陳纔強代持股份。而後,陳纔傑從王某處借現金200萬元,歸還此前向他人所借的入股金。

『我總覺得通過第三人入股,被發現的概率很小,即使被發現,也算不上違法犯罪。』但陳纔傑沒有想到,紀律底線一旦失守,法律底線也必將潰堤決壩。

2010年初,時任路橋區區長的陳纔傑授意有關部門在某項目土地使用權競拍條件中,增設資格條件,從而使王某公司以底價拿到該塊土地。

2010年6月至11月,陳纔傑先後向王某借款共950萬元用於購買房產,並在購買第二套房產資金不足時,與王某商定,又將借款中的120萬元以2.5分的月利率『反借』給王某,以所得利息支付按揭貸款。

一次次『投桃報李』後,兩人成為利益共同體。2011年7月,王某以某項目土地增值分紅的名義,給予陳纔傑1000萬元。陳纔傑用這筆錢『歸還』了借王某的所有款項。而經省價格認證中心認定,該地塊在2011年7月價值約為5261.75萬元,增值僅61.75萬元左右。

『2009年王某叫我入股時,我也猶豫過,但由於理想信念滑坡,還是同意了。收到「分紅」時,明知不可能有巨額利潤,但因貪欲作祟,也接受了。』陳纔傑後悔沒有把好『朋友關』,沿著王某設計好的路,越行越遠。

『反腐高壓下我退了錢,但沒有向組織坦白,總覺得不會被發現』

2014年的夏天,陳纔傑睡得很不安穩。

那年8月起,國家審計署對浙江土地出讓收支和建設用地審批、征收等情況進行審計。與陳纔傑、王某密切相關的某些項目,也在審計范圍中。

時任臺州市政府秘書長的陳纔傑,負責與審計組的聯絡,但他借機緊盯審計組的一舉一動。『當時,擔心自己的違法行為會暴露,於是想方設法掩蓋事實。』那段時間,陳纔傑、陳纔強和王某等人頻頻碰面,決定將1000萬元『分紅』統一口徑說成是『借款』,並以虛假還款形式,『結清』了本息。

『那時,內心深處還是想要這些錢,也就沒有真退。』陳纔傑坦言,隨著反腐敗壓倒性態勢的形成,內心越發惶恐不安,『就像有顆定時炸彈,一有風吹草動,就吃不好飯、睡不著覺,整個人都處於煩躁和焦慮中』。

2015年初,與他過從甚密的王某,因涉嫌經濟犯罪被限制出境和立案調查。

得知消息,陳纔傑猛然驚醒,隨即將多處房產折價900萬元,退出參股公司,並由陳纔強交給王某現金300萬元,共計退贓1400萬元。『當時,我感覺到王某在利用我,就連同此前入股船廠等所有違紀所得一並退還,想從此與他劃清界限,但還是太晚了。』令陳纔傑懊悔的是,在退贓同時,沒有及時向組織說明情況,反而心存僥幸,希望神不知鬼不覺地『過關』。『說到底,我還是對組織不夠忠誠,沒有全心全意相信組織、依靠組織,如果當時自己選擇坦誠,或許也不會走到今天。』

今年4月1日,臺州市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閉幕後,陳纔傑被省紀委工作人員帶走談話,並在4月2日下午省監委采取留置措施前,主動如實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監所中,陳纔傑反復翻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反省自己違紀違法的根源。『歸根結底是我理想信念滑坡、宗旨觀念淡化。領導乾部的「三筆賬」,我算得很失敗,我辜負了組織的期望,愧對組織!』

『我沒有盡到作為兒子、兄長、丈夫的責任,愧對家庭』

『我平時很少流淚,但現在一想到父母、子女,就……』采訪中,陳纔傑數度掩面,『我沒有擔當好,愧對父母囑托,沒管好弟弟。』

事實上,陳纔傑案發確與陳纔強密切相關。2016年4月5日,浙江省委組織部發布『擬提拔任用省管領導乾部任前公示通告』,其中,臺州市副市長陳纔傑擬任臺州市委常委,但公示未如期通過。

『省公安廳在查辦其弟陳纔強黑社會性質系列案件中,發現了陳纔傑與其之間存在諸多可疑的經濟往來,因此將案情向省紀委進行通報,調查隨即啟動。』省紀委、省監委有關負責人說。

『我父母只有我和弟弟兩個孩子,從小就叫我要多帶帶他。私下裡,我也會嚴肅地批評他;但場面上,出於親情和私心,我多次出面違規幫他打招呼,嚴重違反工作紀律,乾擾了司法的公平公正。』陳纔傑回憶,有一次陳纔強在娛樂場所打架斗毆,他雖因丟了面子而惱火,但仍撥通了相關單位的電話,表示『希望他們關心一下』。

除沒有處理好公私關系外,陳纔傑與弟弟還在經濟上存在密切交織——陳纔傑始終將個人積蓄存放在陳纔強處,用於經營並計息獲利,同時借用弟弟的名義在其他企業投資入股賺取利潤。

『如果我少一些私心,對他嚴格要求,他也不至於背著我,以我的名義在外惹事。對領導乾部而言,管好自己的家人,絕不是空話,給我的教訓是慘痛的。』

2016年,陳纔強因涉黑被懲處。老父母邊流淚邊拉著陳纔傑的手說:『我們老了,你弟弟的兩個孩子就交給你了。』陳纔傑泣不成聲地點頭答應,但如今,連自己也身陷囹圄。『父母已年近七十,身體不好,由於我的犯罪,給這個本已不幸的家帶來了更多淒苦。每當想起他們拖著病體、倚門盼兒的悲涼眼神,女兒偷偷在日記本裡寫下的擔懮,妻子將獨自承擔起家庭重擔,我就心如刀割。』陳纔傑潸然淚下。

『我真誠地感謝、真心地悔罪、真切地懇請,我明白只有廉潔守法纔有幸福的生活,只有相信組織纔能獲得新生……』庭審陳述中,陳纔傑說。

一名年輕乾部的落馬,令人痛惜。而此案的成因與啟示,必將為更多領導乾部,帶來深遠的警示教育意義。(作者:丁謹之 記者:顏新文)

版權所有:天津市紀委市監察局 技術支持:北方網

網站標識碼:1200000037 津ICP備10003376號

網站地圖 使用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