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 加入收藏 ] 簡體 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廉政聚焦 > 警示教育 正文
 
從冒雨退禮到貪口大開
——江西南昌紅谷灘新區紅角洲管理處原黨委書記曾必偉嚴重違紀案件剖析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日期: 2017-12-21 13:40 [打印]

曾經,他幫助一名群眾解決拆遷安置困難,這名群眾很是感激,趁他不在家的時候,留下兩萬元錢。他當晚就冒著大雨將錢送還,他說,老百姓辦點事不容易,怎麼還能收你們的錢呢。

然而,同學聚會時幾句刺激的話,讓他開始了對奢華生活的向往、對金錢的瘋狂追求,這讓其思想發生嚴重病變,跌入了犯罪深淵……

權力是把雙刃劍,正確行使能夠為民造福;反之會損害人民利益,葬送自己前程。『當我處在人生十字路口時,我悔恨自己為什麼會作出錯誤抉擇,走到今天這一境地。』江西南昌紅谷灘新區紅角洲管理處原黨委書記曾必偉的悔悟來得太遲了。11月24日,因犯受賄罪,他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心態失衡打開貪欲閘門

在滑向腐敗的過程中,多數貪官會有一個心理變化過程,曾必偉也不例外。

曾經,曾必偉能吃苦,工作有拼勁、有想法,特別在工作遇到難啃的『硬骨頭』時,領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剛當上主要領導的那幾年,對下屬單位和辦事群眾送的錢物,他能一律拒絕。

據執紀人員介紹,有次,曾必偉幫助一名群眾解決拆遷安置困難,這名群眾很是感激,趁曾必偉不在家的時候,給其家屬留下兩萬元錢就匆匆離去。曾必偉回到家得知這一情況,當晚就冒著大雨將錢還給這名群眾。他說,老百姓辦點事不容易,幫忙解決困難是分內之事,怎麼還能收你們的錢呢。

然而,2008年10月與同學的一次聚會,令曾必偉的『平常心』起了波瀾。

『你作為一方主要領導,存折上有50萬元的存款嗎?』與曾必偉一樣出身農家,靠著做土方工程起家、身價過億的同學李某問道。

『沒有。』曾必偉頗為尷尬地回答。李某拍拍他的肩膀說:『那你還做什麼官,你不為自己打算,也要為孩子的將來考慮考慮!』李某『善意』的勸說,讓曾經意氣風發的曾必偉陷入沈思。

思想的病變是最嚴重的病變,私心雜念佔了上風,就會置紀律和規矩於不顧。曾必偉開始為自己『盤算』起來。對下屬單位逢年過節『拜訪』的煙酒,開始來者不拒,一律笑納。

『夫禍患常積於忽微,而智勇多困於所溺。』經查,2008年以來,曾必偉僅收受高檔煙酒就達90多萬元。

『在人生事業黃金期,我放松了對世界觀、人生觀的改造,對人生和幸福的定位發生嚴重偏差,導致我走上不歸路。』曾必偉說。

趨利貪財大肆收受賄賂

精神上沒了追求,思想上就會雜草叢生。金錢至上的觀念一遍遍衝擊著曾必偉的心理防線,讓他徹底淪為了金錢的奴隸。

『在九龍湖大開發大建設時期,商人老板紙醉金迷的奢華生活,讓人艷羡不已。而他們因自己一句話就賺得盆滿缽滿,失落感油然而生……滿腦子都是如何使自己的存款多起來。』曾必偉在懺悔書中寫道。

正是在這種扭曲的價值觀支配下,曾必偉全然不顧領導乾部的身份,把黨紀國法拋之腦後,一心一意想發財,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越滑越遠。

2014年7月,商人曾某為感謝曾必偉在九龍湖治理過程中,幫助他協調解決拆遷補償等糾紛,送給其90萬元,曾必偉假意推辭後欣然收下。

『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利用手中的權力可以輕易獲得財富,這讓曾必偉的欲望迅速膨脹,一發不可收拾。他的貪婪之手越伸越長,受賄的金額也越來越大。

2015年2月,紅角洲某環衛公司程某找到曾必偉,請其幫忙協調公司與當地村乾部和村民的關系,以穩定其公司在紅角洲的垃圾清運業務。嗅到『商機』的曾必偉要求以『乾股』形式入股該公司。在曾必偉的大力『幫助』下,該公司業務開展相當順利,為表示感謝,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程某先後送給其100多萬元。

心不廉則無所不取,心無防則無所不為。曾必偉還利用代管村集體結餘土地補償款的便利條件,以委托貸款的方式,先後將4.7億元借貸給私人企業,並從中獲得巨額好處費。

家風不正促其一錯再錯

家風,影響著一個人的品質和行為。對居於領導崗位、握有權力的官員來說,敗壞的家風,更往往成為牽引其自身及親屬走向牢獄的繩索。

曾必偉就屬於這類典型。執紀人員介紹,曾必偉家中兄弟姐妹眾多。自從曾必偉任該區九龍湖管理處主任後,家中說情打招呼的便多了起來,其大嫂『表現尤為突出』。『必偉啊,你當了官可不能忘了家裡人,特別是你親侄子,你要多幫幾把,你現在不管不顧,等你離開這個位置,想幫也幫不上了……』

隨著大嫂嘮叨次數的增多,曾必偉的耳根子漸漸地軟了下來。在曾必偉的牽線搭橋下,其侄子曾某某多次順利承接了九龍湖綜合整治等工程。侄子賺了大錢,當然也沒有忘記他這個叔叔,逢年過節『孝敬』了數萬元。

『一人得道,雞犬昇天。』曾必偉還利用手中權力影響,為親朋好友提供了不少『幫助』。當然,他也從中撈到不少『好處』。

家風壞,腐敗現。家風敗壞往往是領導乾部走向嚴重違紀違法的重要原因。『我既沒有教育好家庭成員,也沒有對他們提出嚴格要求,是最親的人把我推向了犯罪的深淵。』曾必偉說。(本報記者 李偉 通訊員 涂輝平 張振凌)

版權所有:天津市紀委市監察局 技術支持:北方網

網站標識碼:1200000037 津ICP備10003376號

網站地圖 使用幫助